风流校长风流事

校园小说   2021-04-08   加入收藏夹



祁门第二中学创建于1966年,1980年被确定为安徽省首批重点高中,2000年又被确定为安徽首批示范高中。
学校坐落于祁门县星海湾畔的黑石礁,地处高新技术园区,依山傍海, 自然环境优美。名人题写的“做新世纪的主人”,“自强不息,敢为人先”的大匾额格外醒目,匠心独运的校园小品:振衣、思源、方圆、它山之石,以及“团结、求实、勤奋、创新”的校风、“律己、爱生、严谨、奉献”的教风、“博学、善思、刻苦、进取”的学风,形成了浓郁的校园人文气息。


学校占地面积4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0平方米。教学设施齐全,建有教学楼两座,实验楼一座,大型 图书馆、礼堂、语音室、计算机室、多功能教室、篮球场、排球场、网球场,应有尽有。图书馆藏书近10万册,期刊报纸350余种。学校以网络为中心,利用先进的信息化手段,实现从环境、资源到教学、管理、服务、办公等活动的全部数字化。

近些年来,在全体学校班子成员和老师的共同努力下,学校的高考成绩节节攀升,在07年的高考中,文理科的综合评估就比一中还要好,文理科状元都在二中,弄得一中的领导和老师抬不起头来。在社会上一时传为佳话。

校长刘唯今年43岁,05年刚从六中调过来,不过在短短的两年里,他的领导才能和办学思想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老师们对他的才能使交口称颂,更重要的是,他的活动能力也特别强,和县教委、市教委、省教委和相关的政府部门,关系都搞得很好,为学校争取了很多的项目,学校的综合楼就是他通过多重关系搞到经费才建起来的,圆了师生十多年来的梦。

他的领导业绩是有目共睹的,不过他的风流事迹同样是非常的出色,不过老师们也理解,男人吧,这点事,正常。他的很多事也成了老师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杨璐玲正走在去综合楼的水泥地上,她永远是那样的优雅大方,风姿绰约,她,今年32岁,长着一张娇艳可人的脸,身体上的各个部位随着年龄逐渐的增长,日显成熟和丰腴,凸凹的身体流动成柔和的曲线,丰满的乳房挺立在笔挺的蓝西装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浑圆的臀部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的蹦出了内裤的线条,平滑的小腹,微微隆起的阴埠,充满着火辣的韵味,让男人看见一种有心慌的诱惑。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饱含着少妇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弯着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一米六一的身高,批着齐肩的秀发,深蓝色的西裤和高跟鞋勾勒出下身颀长饱满的曲线,给人的感觉真是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爱穿西装的她,更显得高贵与端庄。令人留恋往返,浮想联翩。





她刚找王肖寒签完字,就差去找刘校长了,她从容的来到校长室门口,见门虚掩着,留着一条缝,她优雅的抬起右手,纤纤的扣了三下,“刘校长,你好,在吗?”

“西里恁(当地方言,意思是谁)?”房里传来刘唯那愠怒的声音。
“对不起,”杨璐玲听男人的语气里有些不高兴,知道来的不是时候,但是又不想因为这件事跑两次。“刘校长,我是杨璐玲,我找你有点事,你没有时间吧?那就下次再来吧。”杨璐玲那甜甜的声音像六月里的雪水一样浇灌了男人的心田。

“哦,是小杨老师啊,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好。”刘唯听到是杨璐玲,语气顿时缓和了很多。

听的房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是美术老师鞠莲老师,她面若桃红,垂着眼帘浅浅的对杨璐玲一笑,一边把上衣衣摆不停地往下拉,一边匆匆的走了。

其实,刘唯和鞠莲的这点事,应该追溯到去年的3月份起了,全校的人都知道了,就是他老公樊剑一直蒙在鼓里呢。

杨璐玲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狡黠地抿嘴一笑,就走进了校长室,她收起笑容,谦恭的对刘唯说,“刘校长,我星期五去了市里参加优质课大赛,差旅费用清单你帮我签下字。”

“哦,好啊。你先坐。”刘唯这是端过来一杯水,递给杨璐玲,“来,不急走,先喝杯水。”

“谢谢。”杨璐玲缓缓地坐下,接过杯子。

“厄,”刘唯也在她的对面的茶几上坐下,“小杨老师,这次比赛,感觉还好吧。”

“不知道怎样。”杨璐玲嫣然一笑,整个校长室都亮堂了许多,“只是,那些评委都说还可以,具体结果还要过来年各个星期才能出来。”

“我对你有信心的,”说着刘唯在杨璐玲的肩上深深地拍了一下,“小杨老师,你一定能取得优异的成绩的,呵呵,就凭你的长相、你的气质,往台上一站,谁的眼都会发直的,呵呵…”

“刘校长你太夸奖我了,我对自己没有十足的信心,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夸奖的,”杨璐玲的脸上也泛起了红霞,“来,校长,这是票据,你过目一下。”

刘唯看也不看就签了,递给她,把手打在她的肩上,“小杨老师啊,好好干,以你的实力和业绩,你不久就会被提拔的。”说着深深地望着他,那目光里不全是期待,更多的是欲望和兴奋,看的杨璐玲心里直发慌,正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我先走了。”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校长室。

把刘唯干晾在办公室里,他好不郁闷。在此之前与鞠莲正要入港,裤子都解开了,就差插进去了,不料杨璐玲来了,可是他刚把手搭在她肩上,电话又来了。

电话是她老公文斌打来的,“喂,斌啊,你在哪里?我还要一下就回来。”

“玲啊,我在电视台交采访的录像,我明天要去成都出差,可能要去一个星期,今晚我们去外面吃饭吧,我请客。”

“好啊,老公,去哪里?”杨璐玲的声音总是那样的甜美。

“就去紫烟饭店吧,下课后你在校门口等我,我等下就来接你,哦。”

“好的,拜拜….”



下第三节课后,刘唯把第二天要做的事安排了一下,就收拾好东西,夹起鳄鱼皮包,怏怏的离开了办公室,穿过操场,来到了教工住宿区,只是四栋由教职工集资新建的公寓,高高的耸立在校园的西郊,成为学校的另一条风景线,但他走过日日经过的老八家时,看见一条女人内裤在风中迎风招展,不由得心里一荡。

老八是谁?他是二中的门卫,是学校的集体工,在二中工作了20多年,也算得上老资格了。老八的老婆严红英和刘唯的老婆王凤琴是嫡亲姐妹,所以两家来往颇多,加上刘唯的性格比较随和,所以和严红英有事没事就在一起开玩笑,打情骂俏的,老八呢,一则刘唯是一校之长;二则他们是姨夫关系,不好说什么;三则他自己也喜欢和其他的女人调调情,开开玩笑,说以就听之任之了。又有人问了,她们两亲姊妹怎么不是一个姓啊?简单得很,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

刘唯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老八的家门口扣响了门铃,果然是风情万种的严红英来开门,“姐夫啊,刚下班啊。”

“呵呵,”刘唯脱掉鞋子,穿上拖鞋径直来到客厅坐下,“红英啊,老八呢?”

“他呀,中午说是去战友家和喜酒,到现在还不会来,肯定时和那些狐朋狗友赌博鬼混去了,哼。”严红英对丈夫对家不在乎很是生气,不过20年都过去了,习惯了。

“哦,他不会是和那个小蜜去幽会去了吧?哈哈…”刘唯想调戏一下姨子,眼睛斜斜的望着女人。

“他?”严红英冷笑了一声,“一个矮冬瓜,无才无貌的,谁要他要他好了,我才不稀罕呢。”

“呵呵,莫这样说哦,他要真的有什么事的话,你准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流,呵呵…”刘唯接过茶,在女人的小手上摸了一下,她娇笑了一下,“厄,红英啊,我家凤琴不在家,今晚饭就在你这里蹭一下,好吗?”

“好的,我这就去做,饭菜都是现成的,只要热一下就好。”

说着严红英就站起来,走进了厨房。

刘唯无聊的打开了电视,他心不在焉的看着,不停地换台,基本上都是一些动画片啊,广告,他全部浏览了一遍,觉得索然无味,于是就关了。他回过头来,看见女人正撅着浑圆的屁股在灶台前干活,不由得激情上涌,他似乎看到自己正抱着女人的屁股一下一下干得正欢呢。

他觉得自己下体有些发热,憋了许久的尿意又有了,他于是站起来,往卫生间走去,卫生间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在经过女人身边时,他扶了一下女人的腰,就进去了厕所,厕所与洗衣的地方只是隔了一块花玻璃。

刘唯拉开拉链,掏出发胀的阴茎,因为一直在意淫,所以硬着,尿液很难排出来,于是他嘴里“嘘嘘……”,过了好一会儿,才“哗啦啦---”的拉出了瀑布一样的小便,还一边畅快的叫着“啊啊---”听得严红英面红耳赤。

“啊---,好舒服。”总算完了,刘唯把长长地阴茎一甩,“啪啪啪”作响,女人心里暗暗称奇,想象着那雄伟的东西,应该比老八的大很多吧,想着想着,下体有些发热,心旌荡漾。

说说这严红英,她年轻的时候有下河一枝花之称,她的老家是下河镇,是一个风景优美,山清水秀的地方,在她读初二的时候,就因为和学校初三学生谈恋爱被学校处分过,大家想想在那个年代读初中就敢谈恋爱,真可谓是独领风骚了。和老八结婚没多久就和学校的后勤主任有过一腿,这事事发后闹的沸沸扬扬的。

刘唯一边系着皮带一边拉开玻璃门,看见女人正撅着可爱的屁股在弄洗衣机里的衣服,黑色的弹力裤紧紧地抱住女人性感浑圆的双臀,煞是好看。刘唯不由得激情暴涨,一把从后面抱住女人的腰部,硬硬的肉棒有力的顶在严红英的屁股上,女人一惊:娇笑道,“要死啊,别闹了,快放开我哦。”

“就不,”刘唯抱的更紧了,“姨子,我想你很久了,你就给了我吧。”

“不要啊。”女人嘴里说着,也用力轻轻地想剥开男人有力的大手,“老八可能快回来了的,给他知道了就完了。”

“不要紧的,”男人的手我住了红英壮硕的双乳,女人“唔”的一声,身体内的欲望使她的反抗形同虚设,“就几分钟就好了,给我吧,我一直想着你的,给我吧,一次就好了,你不也需要吗?”




严红英在刘唯的挑逗里进入了无他的境界了,她不由自主地软绵绵的靠在了男人的身上,任由他的左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一接触到女人柔嫩的皮肤,严红英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男人的右手已经把老严红英的弹力裤推到了腿弯。手却伸到了女人腿中间揉搓着她敏感娇嫩的阴部。
严红英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刘唯的脖子,两人的嘴唇火热的吻在了一起。“呼呼”的喘着粗气。

男人的手已经在严红英的两腿间伸进三角裤里去摸到了女人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娇嫩的肉缝中抚摩着,严红英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刘唯的手∶“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
   “来吧,大姨子,我都快要疯了!”刘唯把严红英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 严红英的手隔着裤子抚摩着男人粗硬的阴茎,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男人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刘唯顺势就把她脸朝下压在了梳妆台上,手抓着内裤也拉到了腿弯。女人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刘唯一只手揭开裤腰带和拉链,另一只手在女人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摩着。
刘唯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他左手手把住严红英的腰,右手握住阴茎顶在湿润的阴唇中间,用粗大的龟头在眼红英的阴道口上研磨了一圈,然后定住,用力向前一顶,“唧┅┅”的一声,粗大的阴茎有力的分开女人湿滑的阴唇,隐没在女人的阴道里。

严红英浑身一颤,“啊呀┅ ┅”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梳妆台边沿上,随着男人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由於弹力裤裤和内裤尚挂在腿弯,她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 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女人不停的娇叫呻吟,但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浑圆的屁股。

刘唯终于得偿所愿,干得很猛。干了几十下,严红英把脚上的高跟托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男人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严红英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呵┅┅啊┅┅”伴随着严红英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刘唯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阴茎紧紧的顶在我老婆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哦---噢…”女人也欲仙欲死了,头向後用力的抬起,紧咬下唇,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男人的滚烫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感觉到自己正从云开茫茫的高空飞速坠落而下。
“咚咚咚…,”门上传来了沉闷的敲门声,“红英啊,是我啊,开门。”

正在大汗淋漓兴犹未尽的偷情男女大吃一惊,刘唯慌忙把肉棒从女人的身体里抽出,带出了一大溜白色的精液,在地板上四下飞溅。

“你先上厕所,我去开门。”来不及细细收拾,严红英把自己的裤子一把搂起,把地面上的精液迅速用毛巾擦拭赶紧,就穿上鞋子去开门了。

一打开门就有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严红英皱起了眉头,“哎呀,恰切死(本地话),又喝这么多。”

“呵呵,唔,今天…今天…好 ..好过瘾啊。”老八胡乱的把鞋子一仍,就歪歪斜斜的走了进来,还在严红英的乳房上用力掐了一把。

“哎哟,要死啊。”严红英被弄疼了,有点厌烦的看着男人,但是刚才在家里和别的男人在偷情,心里有点愧疚,“厄,你吃了晚饭吗?今晚你姨夫也来我们家吃,我妹妹不在家。’

“哦,那好啊。…..不过,我不想吃了……记得筛点就给他….他 ..他也好这一口的…呵呵,我得去睡了….不行了….我得睡了….弄几个好点的菜给他……下酒…我..我的睡了…他来了吗?…嗯”。

“他也刚进来,在卫生间呢。”严红英扶住男人往卧室里走去,“喝不了这么多久别逞能了嘛,你这死鬼。”

“老八哎….”刘唯主动大声的叫老八,“怎么喝醉了啊。”

“姨夫啊,呵呵…”老八回过头来,“对不起啊,今晚我…我不能陪你了,你自个儿慢慢喝,喔…”

“行啦行啦,你睡吧。”严红英把男人扶到床上,“我去做饭了。”

“唔,记得…哼哼…给他喝点酒,红英….”老八举起手,划了一个圈,无力的垂下。

“晓得啦,要你多事。”严红英关好卧室门,来到了厨房,刘唯已经从卫生间出来了,彼此摇着头笑着伸了伸长长地舌头,幸好没有被撞破。

夜色,渐渐地侵袭了祁门县城。[/
size]